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轻风月的博客

博海浩瀚色彩斑斓 轻风伴月观海拾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古典的中西合璧四合院 奢华的混搭风格小洋楼  

2017-09-09 14:46:0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杨宇霆公馆
古典的中西合璧四合院 奢华的混搭风格小洋楼

来源:辽沈晚报 2017年09月09日 版次:06 作者:

隐藏在沈阳城的名人故居,你去过几处?
  作为历史文化名城,沈阳素有“一朝发祥地 两代帝王都”之称。在滚滚历史长河中,这里出现过许许多多的风流人物,他们都曾在这里留下生活的印记。他们的故居,则成为今天人们回望过去的所在。那么,到底有多少名人故居藏在这片土地上呢?今天开始,辽沈晚报邀请专家来为大家盘点一下沈阳城里的名人故居,讲讲故居背后的故事、故事里的建筑,有兴趣的话,趁天气好,去这些故居走走看看吧。

  在这里,他是一位在奉系政坛呼风唤雨的人物,他所住的洋楼有十多间办公室,他在这开会、指挥着奉系军队的方向;
  在这里,他是一位胸怀野心的“臣子”,四合院里喷水莲花池的雕龙底座,洋楼里的三间精美舞厅,他在这“无视”张学良夫妇的存在,享受着军权带来的“荣耀”,也为自己埋下了祸根。
  在沈阳大东区魁星楼路与东顺城路路口附近,有一座四合院安静地伫立于路边,青砖灰瓦、檩枋彩画、廊柱涂朱,仿佛与它旁边来往的车辆不在一个时代。顺着四合院右侧的胡同往里看,一座三层欧式洋楼露出“半张脸”,乳白墙面、罗马柱、全木雕棚顶,都显示着当初主人的风光与气派。
  清末,沈阳古建筑有上百座王府花园、名人宅第、政要公馆。而这座建于1920年的杨宇霆公馆,以其热闹华丽的西式建筑风格和中西合璧的四合院遗韵卓尔不群,成为数十座保存至今的公馆宅第中唯一一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
  热闹时髦的小洋楼

  洋楼最初曾遭抵制“外国人的东西不接受”

  1880年之前,沈阳还没有欧式建筑,随着传教士来东北,欧式建筑逐渐进入沈阳,最早的洋楼就是教堂。
  1905年日俄战争后,沈阳主要有三种建筑:一种是沈阳老城区,以四合院建筑为主,集中在方城板块附近;另一种是由日本人占领并建成的南满铁道附属地板块,主要是日本设计师建的洋楼,位置集中在沈阳站东侧与和平大街西侧区域。
  在老城区和满铁附属地间有块曲折、南北狭长的区域,这块建有外国洋行、领事馆、住宅的区域叫做“商埠地”,这里的建筑风格几乎都是欧式的,设计师是地道的外国人。
  “那个时代,中国人对于洋楼还是比较抵触,人们会认为洋楼是外国人的东西,中国人就应该住在青瓦红砖盖起来的房子里,所以那时候无论是老城区内外、附近,都没有任何洋楼建筑。”沈阳建筑大学陈伯超教授解释说。

  奉系时代的洋楼是时髦的象征和地位的体现

  随着张作霖主政东北,大力发展工业、金融成了他的首要任务。“要想站稳脚就要有钱,而工业、金融都是来钱的好办法,当时满铁附属地和商埠地都是外国人的,张作霖就把目光瞄准了现在大东、皇姑两块地区,这就形成了之后的大东工业区和西北工业区板块。”有工厂就有住宅,有住宅就形成了生活区,张作霖的政要们纷纷选择这两个地区作为安家的“风水宝地”。
  当时的政府已经逐渐接受西洋文化,1907年前后建成的奉天省咨议局就是沈阳第一个政府主建的欧式建筑。“之后,当时政府又在大西门里建造了大清银行、学务公所等政府办公楼,而这些都是欧式建筑,”陈伯超说,“慢慢的人们发现,政府已经接受了这种外来建筑,老百姓也开始逐渐接受。”
  于是,1920年前后,沈阳出现了大量欧式建筑,一部分是全欧式,另一部分则是只有“洋门脸”的“仿造”洋楼。“当时,欧式建筑在沈阳自上而下传播,又自下而上普及,人们都觉得欧式建筑是时髦的象征,也是地位的体现。”

  花哨的混搭风格洋楼 全屋木雕的用料比帅府的都好

  走进杨宇霆公馆,从一楼大门高高的台阶可以看出当时杨宇霆在人生巅峰时的风光;二楼的爱奥尼水泥柱、希腊式柱头见证了杨宇霆在沈阳军事政要中呼风唤雨的张扬。
  一楼大门,一面高2米、宽近1米的全木雕穿衣镜立在门口,仿佛提醒要进入大厅的人“整理好衣服和妆容”。再往里走是大厅,这是餐厅、舞厅,也是宴会厅。屋内七成以上面积被精致木雕包围,天棚、墙裙、门窗、楼梯全都用上好的木材雕刻着欧式图案。“木质装修在当时是贵族的象征,只有有钱人才会用木质材料盖房子。”沈阳民俗专家齐守成解释说,“这里的木材比大帅府的都好,你看这些雕花,雕刻的图案都是象征权力和地位的吉祥图形,这些也体现了当时杨宇霆的野心。”
  尽管如此,这座洋楼却不是地道的欧式建筑,“奉系军阀家的洋楼大多是中国设计师建造的,他们多会采用混搭的风格,把各种欧式建筑的类别融合在一起”,陈伯超从专业角度解释,“希腊、罗马、洛可可,只要觉得好看的、花哨的都放在一起,所以杨公馆是一座再创造的欧式建筑,并不是一座规规矩矩的欧式洋楼,从它全木雕的棚顶就可以看出来。”

  少帅夫妇在杨父寿宴上被冷落 两人由此积怨日深

  大厅左侧是椭圆形舞厅、长方形会议室兼舞厅,右侧四间办公厅,用于平时待客及处理政务。算上大厅的舞厅,整个洋楼有三间舞厅,由此可见当时的杨宇霆日常交际频繁。
  在椭圆形舞厅里,杨宇霆得罪了当时的张学良,而对于自己的“上司”,杨宇霆总是以“小六子”称呼,“说白了,杨宇霆根本没把张学良放在眼里,他总是以老臣自居,对张学良并不尊重。”齐守成说。
  在公馆建成初期,杨宇霆在这里为父亲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寿宴,当时宴请了几乎所有沈阳的名流贵族,也包括张学良。然而,当张学良带着于凤至到来时,宴会厅内的官员只零星地寒暄几句就各自消遣去了。
  当杨宇霆走进宴会厅时,在座所有官员全部起立敬礼,这一举动深深刺痛了在角落休息的张学良夫妇,两人的积怨从此越来越深。

  三位太太的卧室互通小门 每晚在哪睡不会被发现

  顺着大厅左侧楼梯走上去,就到了杨宇霆一家人居住休闲的空间。二楼中央大厅依旧是餐厅,南侧三间卧室供杨宇霆的三房太太居住。齐守成介绍,三间卧室之间有小门互通,为的是方便杨宇霆每晚在卧室间走动,“杨宇霆的疑心很重,这些小门让杨宇霆能够在三间卧室里任意选择而不被人发现,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到底在哪个屋睡觉。”
  二楼大厅右侧是6间办公室,其中一间是杨宇霆专属“算命先生”的办公室,“杨宇霆很迷信,经常找算命先生来家里算卦,就在二楼办公室里。”齐守成说。

  中西合璧的四合院

  四合院里有座汉白玉雕花喷水池“潜龙”底座彰显野心

  走出热闹气派的洋楼,往西是一个别致的跨院,雕梁画柱、青砖灰瓦,中国的古典美学糅杂着北方独特的大气氛围。这座位于洋楼南侧的四合院早于洋楼建成,由正房、东西厢房和门房组成,从外观看来是一座中国传统的硬山式四合院。然而,从四合院东侧月亮门走进才发现,这是一座中西合璧的建筑,檩枋彩画、廊柱涂朱、花釉地砖的四合院内藏有一座汉白玉雕莲花喷水池。“喷水池是很西式的东西,杨宇霆早年留学日本,对于西方的东西很接受,这是他自己设计的喷水池,也是出于对西方东西的喜好。”
  齐守成表示,早在1920年代,四合院很普遍,但四合院有喷水池的仅这一处,连帅府里都没有这么精致的莲花喷水池。虽然水池面积不大,但里面荷花、金鱼、喷水全有,就连喷水池的底座都是龙雕。“这种底座叫做‘潜龙’,也显示了他的野心。”这座汉白玉石雕莲花喷水池,也称得上四合院的点睛之笔。

  敞亮对称的四合院是杨宇霆的会客“大殿”

  占地1500平方米的四合院有着色彩缤纷的雕梁画栋、玲珑剔透的精美。东西两侧各有5间厢房,正面5间正房,南侧还有5间倒座。四合院内丁香树参差交错,疏影横斜,别有一番清寒秀丽。
  “东北的四合院跟北京的四合院、南方的四合院都不同,尺度大、院子大,这与东北人豪爽的性格都有关,沈阳的四合院都很敞亮。”陈伯超说,“而北京的四合院则讲究不对称,不像杨宇霆的四合院方方正正,很对称。”
  这座敞亮、对称的四合院当时被人们称为杨宇霆的“大殿”,在这里,杨宇霆作为东三省兵工厂督办会见了来自东北的各类政要,“这里就像古代皇宫的大殿一样,杨宇霆在这里会客、处理政务,只有特别重要的客人或者举行活动时,杨宇霆才会在洋楼会客。”
  齐守成表示,当时杨公馆的四合院门庭若市,东北三省的官员们想要见杨宇霆都要先在四合院休息,等着守卫通报,“级别高的就被请到洋楼里会面,级别一般的就在四合院里见面了。”

  墙上镶七七四十九块彩瓷砖暗含祈福风水

  在这古韵悠然的四合院内,不难看出主人对于中国古典文化的喜爱,而其中两块考究的“瓷砖墙”也透露出这位曾经无比风光的军阀对玄学风水的深信不疑。
  杨宇霆烟酒不沾,但非常迷信,甚至有些沉迷于占卜之术。在他中西结合的四合院中,正房东西两侧各有一块镶嵌“七七四十九块彩色瓷砖”的青砖墙,虽然经历了90多年的风吹雨打,有的瓷片已经掉色、掉皮,甚至脱落,但以绿、蓝、白为主的彩绘图案依旧显示着主人祈福的寓意。
  “在周易学中,3、7、9这些数字都代表着吉祥、福气,横竖分别7块彩砖也是当时杨宇霆专门找术士算出来的,”齐守成说,“古代皇宫的大门上都有九九八十一个金色门钉,这是皇亲国戚的象征,杨宇霆不敢用八十一个,就采用了七七四十九个彩砖来代替。”
  在这座充满玄学的四合院里,杨宇霆常年养着术士,遇事便扶乩问卜。据齐守成介绍,老虎厅事件前,他还特意找术士在四合院里扶乩,之后还得到一条乩语——“杂乱无章,扬长而去”。术士认为乩语不祥,要他多加小心,然而最终杨宇霆还是难逃被枪决的命运。后来民间也有“炸烂吴(俊升)张(作霖),杨(宇霆)常(荫槐)而去”的解释。

  修旧如旧 在保护基础上利用才是最好的结局

  1949年之后,杨宇霆公馆先后为大东区人民政府、中共大东区委、大东区税务分局、大东区国税分局等所在地。近年来,本着修旧如旧的原则,先后两次对其主楼和四合院进行维修,使这座经历了近百年风雨的杨公馆,作为民国时期的建筑珍品再现昔日风貌。
  “历史建筑也是可以发挥它的作用的,文物并不代表要安静地放在那里,不能碰,在保护基础上的利用,也是这些历史建筑最好的结局。”陈伯超表示。
  无论这里的洋楼和四合院有多么豪气、精致,90多年后的今天,这座杨宇霆公馆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,在几经修复后用它仅存的面貌“诉说”着主人当年的风采。
  辽沈晚报、聊沈客户端记者 李那
  【杨宇霆简介】
  杨宇霆(1885-1929),辽宁法库人,清末留学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。1916年张作霖掌握奉天军政大权后,杨宇霆被任命为奉天督军署参谋长。1922年,升任东三省巡阅使署总参议,后兼任东三省兵工厂督办,成为张作霖的左膀右臂。1928年,张学良任东北保安司令后,他和常荫槐因反对“东北易帜”等原因,于1929年1月10日晚被张学良下令枪杀于帅府老虎厅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